盘点2019全球10大魔幻公共空间建筑,被人间奇迹强势霸屏!

2020-03-09 17:34
2019年度最具影响力公共设施盘点

                            
在跨向2020、整装待发之际,我们为大家总结和精选出了10个2019年最具影响力的公共空间项目,包括3个中国项目和7个国际项目。
“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
建筑界“女魔头”扎哈×ADP Ingenierie 建筑事务所

                            
“唯一,不同,原创。”
——Zaha Hadid
2014年11月,法国ADP Ingenierie 建筑事务所携手扎哈·哈迪德定下了北京大兴机场最终设计方案。历时四年、耗资800亿,这个中国最魔幻的机场在2019年1月22日迎来首飞,并于同年9月底正式投入使用。
“中国最魔幻的超级机场”
2019年1月22日 首飞

                            
北京大兴机场坐落于永定河北岸,占地面积140万平方米,相当于63个天安门广场。它超过了迪拜世界中心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第三国际机场,是全球最大的单体航站楼。

                            
从高空俯瞰机场全景,像一只巨大的手掌将希望托起,建筑外形由流畅的曲线构成,饱含力量与生命力,令它在众多机场建筑中脱颖而出。早在2016年,北京大兴机场就被英国《卫报》评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首 。

                            

                            

                            
机场采用五指型的设计,将旅客候机的区域放在了最中心。所有的登机口围绕中心呈放射状分布,从出发层到最远的登机口只有600m,最久只需要步行8分钟。它每年可以运送旅客1亿人次,飞机起降80万架次,是名副其实的巨型机场。
整个航站楼一共使用了12800块玻璃,光屋顶就使用了8000块,且完全不重样。巨大的屋顶由12300个球形节点和超过60000根杆件组成,被设计成一个自由的曲面,施工难度堪称世界之最。

                            
为了给乘客最大化的公共空间,设计师简化了建筑形式,将C形柱顶部与气泡天窗相接,使屋面与承重结构一体化。整个屋顶仅用8根C形柱来支撑,创造了几乎无柱的巨大中庭。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作为重要的生命线工程,采用国内首创的层间隔震技术,抗震设防烈度可以达8度,安全性大大提高,并同时解决了机场与地铁、城铁等轨道交通对接时的振动问题。

                            

                            

                            
这座获得了众多赞誉的魔幻机场,凭借其施工速度、规模、极致的设计以及先进的技术震慑全球,令人叹为观止。

                            
英国最火"鬼才"设计师 托马斯·赫斯维克

                            
“我有成千上万的缺点,但是
设计是我唯一觉得自己具有天分的事,”
——Thomas Heatherwick
The Vessel是一个新型公共景观项目, 位于Hudson Yards(哈德逊城市广场)最核心的位置。哈德逊广场(Hudson Yards)是美国史上最大房地产开发项目之一,将曼哈顿上西区的前铁路车场改造成一个全新的社区,建造的新公共空间和花园占地超过5英亩。
2019年3月19日 落成

                            
The Vessel的设计由美国最火的“鬼才”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操刀,今年三月落成,现已正式对外开放。

                            

                            
“健康都市”、“公民优先”是整个项目设计的大背景,Heatherwick希望建造一个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触摸、参与的建筑物。

                            
建筑物最终呈现的形态是一个蜂窝状的巨型楼梯,共16层、2465级台阶,80个休息平台,可一览曼哈顿全景和哈德逊河景观。它从单元到组合形式,代表了大约1英里长的城市立体公园路线,将井下的人通过上千级台阶引向地面。
整个路线就像一个重岩叠嶂的山峰,非常有冲击力。它的建成极大程度带动了广场的人流量。楼梯结构中,除了行走通道外,还增设了坡道和升降机。

                            

                            

                            
“The vessel”翻译为容器。考虑到光影与建筑立面的融合效果,容器的外立面使用了黄铜材质。设计最后在每对楼梯之间插入一根钢脊,创造一种在“up”和“down”的自然分割。
原始钢结构直接裸露让建筑具有透明性和完整性,楼梯下面采用深铜色金属包覆,凸显形状并与周围建筑区分。

                            

                            
The vessel 的每一个部件,从扶手到节点都是由工厂定制完成。威尼斯专业制造商 Cimolai 生产75个巨型钢构件,从意大利分六次船运到哈德逊河,并现场组装三年。
虽然建筑看起来尺度很大,但是具体设计完全按照人体尺度,这是一个为纽约人和游客设计的,可攀爬、探索和享受社区生活的简单结构,是生活的缩影。

                            
法国当代著名建筑师 让·努维尔

                            
“建筑设计的过程更多的是适用
外部自然、城市、社会条件的结果。”
——Jean Nouvel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 。1975年6月23日,在老阿米里宫(Old Amiri Palace)基础上修建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正式开放。2019年3月28日,由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新馆重新开放,新馆在原有地点修建并取代旧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2019年3月28日 重新开放

                            
卡塔尔是亚洲西南部的一个阿拉伯国家,地处阿拉伯半岛东部,该国绝大部分领土均被波斯湾所围绕,仅其南部疆域与沙特阿拉伯接壤。卡塔尔人是阿拉伯游牧民族的后裔,他们定居于这片海上沙漠之上。

                            

                            
新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独特设计,使其本身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博物馆的设计灵感来自沙漠中一种名为“沙漠玫瑰”的结晶矿物,刀片般的“花瓣”互相交叉的形状在沙漠中层层互叠并蔓延,展示着沙漠中神奇自然现象的独特美感。
在建筑的立面上,让·努维尔特别使用了沙漠的颜色,让建筑和卡塔尔的特征相联系。

                            

                            
新博物馆让人自然的联想到沙漠与海洋,并把观众带入卡塔尔的历史与现代的空间中。这些结构与室外的露天空间相结合,是在唤起观者对于古代沙漠中贸易之路上的商队、临时避难所的想象。

                            

                            

                            

                            
建筑象征了卡塔尔的位置、历史和国家的现代性,它首先体现的是一种文明的“永久性”——最初作为游牧民族,却孕育了千年文明,至今绵延不息。
“因为发现了珍珠、石油、天然气,一个游牧民族在这片沿海沙漠定居下来,逐渐形成了一个现代国家……所有的变化都将通过新的国家博物馆来体现。”

                            

                            

                            
建筑是沙漠玫瑰矿物形成的代表:与自然的联系。每个室内空间都提供了卡塔尔历史的片段,旨在增强和满足博物馆游客的文化和难忘的体验。

                            

                            

                            
除了永久和临时展馆外,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还将包括一个可容纳220人的礼堂、一个有70个座位的会议大厅、一个文物研究中心、保护实验室、精品店和办公室;另外还有餐饮设施,包括两家咖啡馆、一家餐厅和一家精品屋。
而未来,各种活动和服务将不断地丰富建筑。

                            
著名美国建筑事务所DS R×Rockwell Group

                            
“将公园赋予都市主义,从而
使得城市与自然之间可以没有界限,
——Diller Scofidio   Renfro
The Shed是一个面向大众的非盈利文化组织,致力委托、开发和展示所有学科的原创艺术作品。The Shed所在的Bloomberg大楼是一座面积为18500平方米的创新型建筑,由Diller Scofidio   Renfro事务所和Rockwell Group共同设计。大楼的结构可以进行物理上的改造,以支持艺术家们天马行空的创意。
2019年4月5日 正式启用

                            
The Shed的主入口位于西30号大街的北侧,743平方米的大厅空间就坐落在高线公园的下方。

                            

                            

                            
在建筑的八个楼层中,有两层用作画廊空间;其余的楼层包括多功能的Griffin剧院;“The Tisch Skylights”(包含一个排练空间、一个为当地艺术家服务的创意实验室和一个带有天窗的活动空间);以及“The McCourt”,一个用于举办大型表演、活动和装置展览的标志性空间。
其中,“The McCourt”是大楼的可伸缩外壳从主体建筑上方沿轨道向广场延伸时形成的空间。

                            

                            
从六层剧场望向McCourt

                            
McCourt表演和活动空间
The Shed的高度为37米,建筑的可伸缩外壳可以在需要时从主体建筑上方展开,并沿着轨道滑动至旁边的广场。
其可移动的外壳由裸露的钢斜架构成,外部包覆以强韧而轻巧的透明ETFE垫层,这种材料拥有与隔热玻璃相同的热力性质,但质量要轻许多。The Shed的ETFE覆面是史上最大的覆面之一,某些部分的长度接近21米。

                            

                            
在外壳展开之后,“McCourt”也由此诞生。这是一个1600平方米的,可以控制灯光、声音和温度的大型表演和活动场地,可供1250位观众就座,同时提供2000个站立位置。主体建筑中两个画廊形成的错层空间还可将观众容量扩展至3000人。
建筑外壳的天花板部分在承重的同时还提供了一个宽敞的平台空间。“The McCourt”的北侧和东侧设有大型活动门,为该空间赋予了类似于露天凉亭的氛围。此外,它还可以与旁边的2层画廊空间合并在一起,形成近2715平方米的连续空间。

                            

                            
当可移动的外壳缩回主体建筑时,便为场地空出了1860平方米的开放公共空间(也可作为户外展览空间)。建筑的东立面还可以用作声光投影的背景。
广场上配备了供户外活动使用的分布式电源。超大型货物可以用卡车从Hudson Yards大道运至场地,并直接在广场上卸载和分配。

                            

                            
McCourt的演出场景
The Shed开放的基础设施能够持续且灵活地应对未知的未来,并根据艺术活动的不同规模、媒体形式、使用的技术以及艺术家们变化的需求来进行调整。

                            
新加坡多维生活风尚地标
加拿大国际建筑大师 摩西·萨夫迪

                            
“优秀的建筑不仅能解决人们的
现实需求、成为人们提高生活品质的物质基础,
也应该是一种文化的载体。”
——Moshe Safdie
由世界著名建筑师摩西 • 萨夫迪(Moshe Safdie)领导的萨夫迪建筑师事务所、贝诺 (Benoy)及新加坡雅思柏设计事务所(RSP)组成的顾问团所共同设计的新加坡樟宜机场项目“星耀樟宜”于2019年4月正式向公众开放。
新加坡多维生活风尚地标
2019年4月17日 正式启用

                            
工程耗资17亿新元(约85亿人民币) 耗时近5年,以戏剧性的穹形玻璃屋顶和充满现代感的钢材外观设计为亮点,开放的绿色空间、世界最大的室内瀑布的设置而闻名,是新加坡第一个把清新绿植和旅游景点融入周边设施的一座建筑。

                            
以连接既有航站楼为宗旨,该项目将繁忙的商业空间和环境宜人的花园融合为一个整体,创造了一个以社区为导向的全新建筑类型。
作为樟宜机场的“心与魂”,“星耀樟宜”将文化与休闲设施结合起来,旨在将机场打造为一个充满活力且振奋人心的城市中心,同时进一步呼应新加坡“花园城市”的美誉。

                            
作为完全向公众开放的项目,“星耀樟宜”的建筑面积达到135700平方米,涵盖了机场陆侧运营设施、室内花园、休闲景点、零售空间、餐厅、咖啡厅以及酒店设施,并通过人行天桥直接与1-3号航站楼相连,能够同时为过境旅客和当地民众提供难忘的体验。

                            

                            

                            
建筑的几何形态基于一个半倒置的圆形屋顶生成,最大跨度为200米。入口花园强调出南北、东西两条轴线,起到引导客人的作用,同时在内部设施与其他航站楼之间建立视觉联系。

                            

                            
支撑结构间隔分布在花园边缘,一体化的结构和立面系统使几乎无柱的内部空间成为了可能。集成式的动态玻璃遮阳系统和创新性的置换通风系统为各类室内活动提供了高度舒适的空间,并为屋顶下繁茂的植物带来适宜的光照。

                            
位于核心地带的“森林谷”(Forest Valley)是一个阶梯式的室内花园,包含了步道、人工瀑布和安静的休息区,为游客带来多样化的互动式体验。

                            

                            
超过200种植物围绕着位于中央的“雨旋涡”(rain vortex)——这是全世界最高的室内瀑布(约七层楼高),从建筑拱顶上的圆洞一路倾泻至底部的森林谷花园。
瀑布的流量最大可达到1万加仑/分钟,可以起到为景观环境降温的作用,从瀑布收集到的雨水还将在建筑中得到重新利用。

                            

                            
位于第五层的是“穹顶公园”(Canopy Park),包含14000平方米的、与花园空间相结合的休闲景观。网状的结构悬浮在树冠之间,玻璃悬桥、树篱迷宫和镜子迷宫共同营造出沉浸式的梦幻体验。

                            

                            

                            

                            
“星耀樟宜”项目将获得新加坡GreenMark白金级认证,它的落成足以令机场本身成为一处充满魅力的景点。

                            
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
世界上最大的“芙蓉花”建筑
Zaha Hadid Architect

                            
无重力的,是可漂浮的。”
——Zaha Hadid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由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设计建造,包含一个当代艺术馆(MICA)、一个能够容纳1800人的配套完备的大剧院以及一个多功能厅(小剧场),历时6年,扎哈在中国最后的作品终于落地并完美呈现在世人眼前。
2019年5月6日 落成

                            
长沙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是湖南规模最大且用途最广泛的文化中心,设计采用花瓣落入梅溪湖激起不同形态“涟漪”的概念,被誉为芙蓉国的一朵“芙蓉花”,当之无愧是湖南省最亮眼的文艺地标建筑。

                            

                            
它由三个独立的文化场馆组成,团簇式的体量形成了多个户外庭院,同时提供了通往公园和节日岛的路径,游客们可以从城市中欣赏附近梅溪湖的景色。人行道路汇聚在庭院内,为户外活动和雕塑展览提供了场地。

                            

                            
大剧院旨在容纳不同类型的表演艺术,其雕塑般的大厅提供了前台服务功能,与其他必要的辅助空间如行政办公室、排练室、后台区域、衣帽间和更衣室等共同运作。

                            

                            

                            

                            

                            

                            

                            
当代艺术馆(MICA)的8个展厅围绕着中庭布置,总面积达1万平方米,中庭空间用于展出大型装置和举办活动。与此同时,艺术馆还设有为社区研讨会准备的专属空间,以及演讲厅、咖啡厅和艺术馆商店等。

                            

                            
小剧场的特征体现在其灵活性上。这座容纳500个座位的多功能厅可以通过调整配置来满足从小型戏剧表演、时装秀、音乐演出到宴会及商业活动等不同的使用需要。

                            
三个场馆的总面积达到115000平方米,它们以独特的造型区分于彼此,同时又形成和谐相融的关系。
根据开放时间的不同,文化艺术中心从白天到夜晚都保持着活力:当艺术馆结束了白天的运营,大剧场就开始变得活跃起来,小剧院则可以随时随地用来举办丰富的活动。

                            
这座扎哈留存在长沙梅溪湖畔、献给中国的最后天堂礼,也会成为国人瞻仰建筑艺术的一个目的地。

                            
07 扭体博物馆(The Twist)
1000㎡的“可栖居桥梁”
建筑魔法师 比雅克·英格斯

                            
“生活总是在进化的,文化和艺术也是如此。”——Bjarke Ingels
扭体博物馆(The Twist)是BIG在挪威的第一个项目,它作为一个可以栖居的桥梁,以扭转的身姿跨越蜿蜒的Randselva河,连接了两个草木丛生的河岸,完善了贯穿北欧最大雕塑公园的文化路线。
2019年9月18日 首次开放

                            
The Twist坐落在历史悠久的纸浆厂附近,被构思为一个在中部扭转90度的“横梁”,白色的几何形状在水面上延伸,细长且曲线美,带有运动感,但又恰到好处。通过置入桥梁般的建筑,公园的景观与画廊的室内空间形成了一个自然而连续的循环。

                            

                            

                            
建筑体量通过简单的扭转,得以从地势较低的森林河岸延伸至北面地势较高的山坡地带。作为景观中的连续路径,建筑的两侧都设置了主入口。游客可从南入口穿过一座16米长的铝面钢桥到达一个双层高空间,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北端的风景。同时还有一个9米长的人行天桥与该空间相连。

                            
扭转的体量在南侧形成了一个纵向的画廊,从上方获得自然采光;在北侧,一面通高的玻璃墙将造纸厂和河流景色引入室内,同时玻璃墙向上弯曲形成25厘米宽的天窗。建筑中央的扭转体量同时产生了纵向和横向的空间,与景观形成呼应。

                            

                            
天窗的变化也为建筑内部的不同展厅带来不同程度的光照:北侧的画廊自然采光,宽敞明亮,可看到室外全景;南侧的画廊高耸而阴暗,使用人工照明;中段的空间利用扭转部分的天窗照明,产生变化的光影。

                            

                            
双曲线的几何体量由40厘米宽的铝板像书籍一样排列而成,并以扇面的形式轻柔地移动和变化。建筑内部也采用了同样的手法,地面、墙壁和天花板均覆盖以8厘米宽的涂白的杉木板条,游客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来体验扭转的画廊,就像是从照相机的快门前走过一样。

                            

                            

                            
“我们的建筑绝不是追求形式上的新奇怪异,而是要创造未来。”——马岩松
由马岩松领衔的MAD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北京四合院幼儿园于2019年9月30日开园。
2019年9月30日 开园

                            
俯瞰效果MAD围绕一座自1725年已有历史记载的四合院建造了一片漂浮的屋顶,将文物进行保护和利用的同时,也和周边已建成的现代建筑进行了连接,展现出多层的城市历史和谐并存的场景。这是一个内部没有房间的幼儿园,无界、自由,开放,共享,还可以上屋顶。

                            
“漂浮的屋顶”以低矮平缓的姿态水平展开,将不同建筑间有限的空间最大限度地转化成为一个户外运动和活动的平台。

                            

                            

                            
二层是一片广阔的色彩斑斓的户外平台,这里是孩子们室外运动、课余互动玩耍的主要场所。平台的西南侧,像是一个个“小山丘”与“平原”相互交错,地形高低起伏。下方则是开放布局的教学空间、图书馆、小剧场、室内运动场等,将是400名2-5岁孩子的日常教育空间。

                            
新建部分围绕三棵古树设计了新的院落,与四合院的院落空间呼应,为教学空间提供了户外的延展和采光通风。

                            
几栋看似互不相干,甚至从某些角度看从互为矛盾的历史时期而来的建筑元素,不但可以在保持各自真实性的前提下和谐共存,还互为作用产生了一种新的开放性和丰富性。对自然,对历史的理解可以带给新的场所一种包容性,塑造社区的独特共识和价值。

                            
2020东京奥运会主会馆
日本著名建筑师 隈研吾

                            
“让建筑消失。”——隈研吾
2019年11月30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宣布竣工,并于次月15日举行了竣工仪式。场馆由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设计,最终耗资约1569亿日元。
2019年11月30日 落成

                            
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灵感来自体育场的所在地明治神宫外苑,它是东京最美丽的公园。而这个建筑项目的核心部分就是:与园中林木的和谐相处。

                            

                            

                            
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广泛使用了日本雪松和落叶松,采用钢木混合结构,由绿色植物围绕装饰,与明治神宫外苑的绿色景观融为一体,无一不强调了“木与绿”的概念,被日媒称作“森林体育馆”。

                            
为了解决政府较为看重的建筑成本问题,隈研吾采用了更为平缓的屋顶,以及下沉式的跑道,使整个场馆高度较扎哈的设计降低了20米。总占地面积有所减少,预算也缩减了四成。

                            

                            
扇形放射状镂空木架结构屋顶新建成的国立竞技场是一个地上5层地下2层的巨大建筑物,高度约47米。竞技场南北长350米,东西宽260米,总面积达到19.2万平方米,是1964年上次东京奥运会主场馆面积的3.7倍,可容纳6万名观众同时观看比赛,其中常设轮椅坐席500席。

                            
体育场最中间为天然草坪,并设置了温度控制系统和自动浇水系统。观众席座椅由五种颜色组成,巧妙的配色使观众席有种始终看上去被坐满的错觉。

                            

                            

                            

                            
观众席座椅配色此外,由于观众席自下而上分别采用了20、29、34等不同意的倾斜角度,使得即便是从最上层观众区也可以更容易的看清运动场中央的跑道。

                            
顶层外侧回廊“空中森林”

                            
队员更衣室“随着2020年的到来,人们倾向在社会中推动一种更贴近自然的生活方式。”隈研吾认为新的国立竞技场更应体现这一点,因此使用了木材作为建筑主材料。在他看来,新国立竞技场可以作为一个榜样和催化剂,可以推动日本建筑的改变,让东京不再是一个混凝土城市。

                            
英国最火"鬼才"设计师 托马斯·赫斯维克

                            
主宰世界的是大脑不是屁股。”
——Thomas Heatherwick
由"鬼才"设计师Thomas Heatherwick设计的上海魔幻地标“1000 trees”,耗时8年,将在今年落成。这座建筑还未建成就在海外迅速走红,外媒称其为“巴比伦空中花园”。

                            
项目身处闹市,毗邻苏州河,河对岸是上海火车站,距离外滩、新天地仅4、5公里。从远处看,像是一座绵延的大山;近看,又像是一座从河面升起、漂浮半空的绿洲。

                            

                            
为了设计1000 Trees ,Thomas Heatherwick曾亲自走访苏州,从苏州园林和中国画中汲取灵感,试图把中华文明与建筑间的关系在项目中体现。“最初的构想中,山地花园不是作为一个建筑,而是自然中的一部分被提出来的。”

                            
1000 Trees 呈一个几何梯形,仿照丛林游走的高低错落,充满流线型的美感,从每一个角度去看它,都各有不同。

                            
北侧正立面由400级台阶形成的露台、1000根纯白的树状柱台相互交错形成。在楼顶、外立面柱子的顶部,种植了46种,包括灌木、多年生植物、攀援植物等约25000株植物。整个建筑充满层次与生命力,视觉上非常震撼。

                            

                            
视角转到南立面,立马变得平坦。高空看过去,仿佛一座大“山”从中间被切开。为了让1000 Trees 更好融入M50这片艺术区,建筑事务所还特别请来了涂鸦艺术家在南面高墙上创作了艺术绘画。

                            

                            
这座用1000棵填充的“园林建筑”,柱子的顶端伸出天花板,仿佛从室内破墙而出的树干,而每根柱子顶部的“花盆”如同枝条开出的花。

                            
被树林覆盖的1000 Trees 不仅外形震撼,同时还能缓解温室效应,减少噪音、灰尘和有害空气,对改善周边的生态环境,节约能源也有帮助。

                            
目前即将完工的建筑只是整个项目的西边区域,令人期待的是,正在规划中的东边第二座“山”,不仅占地面积将更大,同时设计上也会更多元化。两座“山”之后就会有个闭合的桥梁、隧道进行连接。

                            
2019有太多震撼与惊喜,2020,我们共候新的奇迹!
现代 公共空间 其他 奢华

                    

举报

草莓吧噗

什么也没写

173 作品/ 0 人气

  • 别默默的看了,快登录帮我评论一下吧!:)

    注册 登录

    更多评论

    推荐作品


    相关文章

    下载

    加入到画夹管理

    添加画夹

    提示

    投稿

    rs@rushi.net

    交流反馈群

    715894730

    返回页面顶部
    开通如室年费VIP会员
    即可享受以下权益
    名师作品集订阅下载
    年更新300多名全球顶尖名师
    精品资料下载
    每日更新,已有百部精品资料
    名师与资料完善后,价格涨至699元/年